晚年风采
    耕耘园
    乌鲁鲁与大堡礁
    编辑:彭兆丰  来源:   日期:2017-08-28 阅读: [ ]

    当儿子邀请我同去澳洲旅游时,我很快地回答说十年前就去过,什么悉尼、墨尔本、黄金海岸、大洋路等如数家珍,他又问我知道澳洲地域的代表在哪里?我猜测着说悉尼歌剧院,不对,毕竟年轻一代知识更新快,他告诉我澳大利亚约70%的国土属于干旱或半干旱地带,中部大部分地区不适合人类居住。该国有11个大沙漠,它们约占整个大陆面积的20%,澳洲地域的标志是众沙漠的中央,一块名叫“乌鲁鲁”的大石头,它是美国《世界地理》杂志推荐的人生50个必去的景点之一。另外大堡礁是该国海洋的代表,也被列入了世界自然遗产,这两个最能代表澳大利亚陆地与海洋的景点都没有去过,只能说明你没有真正观赏过澳洲,听罢我无言以对,只有打好行囊再次整装待发。

    乌鲁鲁

    乌鲁鲁-卡塔丘塔国家公园,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世界文化和自然双遗产地区。由于该地区除少量原住民外,几乎没有外来居民,所以有限几个宾馆供不应求,必须提前数月才能如愿住上。由香港起飞经墨尔本转机后,又经三千多公里飞行,终于降落在袖珍的埃尔斯岩机场。

    乌鲁鲁是原住民对这块巨石的称呼,“艾尔斯岩”是后来白人到来后为它另起的名字。乌鲁鲁是一块巨大的单体岩石,长约3千米,宽达2千米,高350米,空中俯瞰呈树叶型,周长则接近10千米。硕大无比的体积,兀立在广袤苍凉的荒原上,让周围的一切都显得非常渺小,其实地面上能够看到的乌鲁鲁还只是冰山一角,它更大的一部分隐藏在地表之下,大概有6公里那么深,而仅仅是露在地面的部分就已经堪称世界上最大的单体岩石。乌鲁鲁刚好位于澳洲的中心,原住民阿南古人认为巨石是澳洲的灵魂与心脏,是一块不容侵犯的圣石。除了举行成年仪式或祭祀活动,他们不希望人们随意攀登。虽说巨石的起因众说纷纭,但重要的是,她历经沧桑在红土中心的沙漠地带已经顽强地屹立了数亿年。

    观赏乌鲁鲁必须远近结合,远处观赏台大概离巨石三四千米,凌晨五点便乘车出发,虽说时值澳洲的秋天,毕竟是沙漠腹地,夜间气温接近冰点,穿上羊绒衫仍是瑟瑟发抖。台上早就挤满来自世界各地游客,我想眼前能不远万里、不顾车马劳顿、风尘仆仆的游客十有八九都是资深旅游者,况且他们早就架好“长枪短炮”,等待日出前后的宝贵瞬间。

    乌鲁鲁是红沙岩结构,在太阳未升起时,远处观之呈暗灰色,随着光线逐渐变亮,巨石的颜色则慢慢鲜活起来,由褚红色逐渐变淡,当第一束阳光投入巨石的顶端时,还来不及惊叹那耀眼光芒四射的金光,顿时帷幕一下子被无形的手拉开了,巨石犹如一块烧得通透的巨型木炭,迅速从赭红到橙红然后橘黄,她身披靓丽外衣、大大方方、风姿绰约地展现在众人面前,在照相机、手机的快门声中,大家都憋住了呼吸,生怕时光流失,会夺走眼前的奇珍异宝似得,并由衷感叹天赐震撼人心的鬼斧神工。

    走近乌鲁鲁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原以为她是块天衣无缝的巨石,其实表面上有许多洞穴、水沟、断崖、碎石,人们赋予了她许多动人的神话故事。千百年来这里一直是当地土著人生息蕃庶的最佳场所,虽然政府提供丰厚待遇帮助迁移,但这里仍是他们经常回来举行祭祀活动的场所。进入一个大洞穴,洞壁上涂满了花卉,走兽,还有一些千姿百态的图形,原来这是原住民的教室,他们深知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让自己的子孙后代生存下来并非是件容易的事,于是,长辈们就把大洞穴当成课堂,哪些东西可以吃?哪些植物有毒?怎样寻找河流水源?如何狩猎?很多关于沙漠生存的知识,都一一画在上面,从壁画上还可以看出,原住民非常强调对女性的尊重,男女分工明确,男人负责狩猎,用坚实的树木做成长矛,刀具,射杀袋鼠、鸵鸟等动物,女人则主要采摘树上的野果,寻找地下的蚂蚁,负责全家人的饮食,夏天洞穴里的温度比外面低了近20度,显然这里是他们的最佳住房,联合国教科文把文化遗产的桂冠授予乌鲁鲁,不愧于实至名归。

    IMG_0275

    沿着岩石缝,来到一个大约二、三十平方米的水潭面前,虽然沙漠一年只下几次雨,但每次下雨后岩石的低洼处,总能积攒起来几个小水潭,这是最大的一个。先前的原住民都在这里取水喝,现在成了动物生命的源泉,每天晚上他们都会来到这里饮水,水潭前面的沙滩上清晰留下了袋鼠、骆驼等动物的足迹。

    巨石背面悬崖的脊背上,隐约看到一根细小的铁索延伸到山顶,那是欧洲人攀岩的地方。虽然原住民强烈反对攀岩,他们认为把祖先生存的地方踩在脚下,甚至留下污秽,那是大不敬,但是,有着探险发展史的欧洲人,对原住民的历史并不感兴趣,他们万里迢迢来到大石头前,其中目的之一就是为了攀岩,从而挑战自我,为了招揽游客,当地政府只得与原住民协商,拉了一根细细的铁索以防万一。岩石虽然只有300米高,但是炎热的高温加上寸草不生的光滑表面,攀岩者一旦失手掉下来,其结果是必死无疑。近十几年,掉下来达70多人,他们的名字都刻在旁边的石头上,反倒是原住民每年要为这些好事的亡灵做起了祈祷。

    卡塔丘塔

    卡塔丘塔位于乌鲁鲁西32公里处,她有36个形状独特的红色圆顶风化砂岩组成,当地土著居民土语意指“多头之地”,卡塔丘塔高将近546公尺,是沙漠中地面上的最高峰。

    进卡塔丘塔观光有好几条通道,我们选择风之谷一条著名的徒步线路, 全长约8公里,在卡塔丘塔巨石阵内, 沿着神秘的小道进入峡谷深处,全程需3-4小时,徒步过程中经过红色悬崖峡谷,两侧壁立千仞、怪石嶙峋,伴随着蓝天白云和周围葱郁的绿色沙漠植物,以及处处响起的风声与鸟鸣,让您仿佛进入另一个神秘国度,有了阿里巴巴芝麻开门的感觉,真实而又飘渺。途中有休息台、取水处,令人感触最深的,其一是几乎没有管理人员,沿途也不设垃圾箱,但路上始终看不到一个尼龙袋或纸屑,真正做到了垃圾从哪里来回到那里去。其二是徒步中成群结队的果蝇,前呼后拥、挥之不去,双肩包上停息着起码上百之多,所以许多游客干脆用丝巾包裹整个头部,有人说沙漠的果蝇是卫生可食的,因为它们对腐败物从不感兴趣,反而对花粉情有独钟,干了蜜蜂的活儿,这样也许对沙漠植物的繁衍有些好处。

    最美妙的还是在徒步终点,欣赏夕阳中的卡塔丘塔巨石阵,如梦如幻的色彩变化。待我们到达观景处时,众多老外早就占据了最佳位置,毕竟这些旅游达人比我们老道得多,身前铺着洁白台布的桌子上,摆放着一盏盏盛着殷红葡萄酒的玻璃杯,显得格外诱人醒目,据说此情此景,只有纯正的澳洲红酒作陪,才能衬托眼前绚烂日落中变幻莫测的卡塔丘塔,才能真正体验其中美轮美奂浪漫的艺术享受。观赏晚霞中的巨石阵,确实比看日出乌鲁鲁的气氛热烈妙曼得多,首先气温宜人,其次时间从容,虽说整体景观没有乌鲁鲁大气、震撼,但秀气、温婉、婀娜多姿是前者不具备的。色彩变化正好是日出的逆过程,由橘黄到橙红到赭红最后是灰黑收场。

    IMG_0069

    帝王谷

    帝王谷距乌鲁鲁有三百公里,一条孤独的沥青公路笔直地伸向沙漠深处,澳洲的沙漠并不像我们印象中的黄沙漫漫、寸草不生,因为它有丰富的地下水资源,且水位很高,所以植被倒也茂盛,据说只要在大树旁挖坑必定见水,这些土地要是搁在我国早就是良田万倾。由于在强烈的阳光下驾车,常见的野生动物如袋鼠、鸵鸟、野骆驼等,早就躲在树丛中乘凉,听说要是傍晚开车那就热闹多了,因为这是它们觅食的最佳时间。路边两侧多次看到瘫痪的小轿车,这本是旅游者驾驶的车子,一旦发生故障或者车祸,由保险公司理赔后随意遗弃的,因为保险公司清楚,拖车回去成本实在太高,反而得不偿失。

    这些沙漠都是属于庄园主的,只不过一个庄园到临近庄园起码有二三百公里之遥,沿途看不到一个加油站、商店、饭摊、服务点,我想如果没有一定沙漠旅行经验的游客贸然自驾,风险确实太大。

    帝王谷免门票,临近的巨大路牌用铁件结构,长年累月,路牌铁锈红的自然外表与周围红纱土浑然一体。帝王谷所在的这一带被澳大利亚政府命名为“瓦塔尔卡国家公园”,在公园的入口处有一座管理站,从这里可以看到几条徒步旅行线路的地图,我们选择的是难度中等的线路,途中穿越峡谷并登上峡谷最高处,所需时间大约是3小时。

    帝王谷位于北领地的乔治吉尔山脉,这是一片方圆数十公里的砂岩山脊,突出在中部平坦的沙漠上,号称“澳大利亚大峡谷”。整个徒步路线中,没有一处人工雕琢的景点,也没有设立任何一家商店,甚至连厕所都没有一个,刚进入峡谷中有一处被称为伊甸花园的绿洲,其实就一点点水,但这点水点缀在峡谷之中,色彩斑斓,成为澳洲中部最有魅力的迷人景色。

    全程虽然线路不是很长,但不断的爬坡下坡,基本没有固定的道路可走,体能消耗很大,还好有小蜥蜴随时作伴,它们面对镜头毫不惧怕,当然少不了烦人的果蝇与之共抢镜头。帝王谷这片土地含有丰富的铁矿,所以到处呈现锈红的色彩,在炽热的阳光下那些树、那些草,仿佛置于点燃的烤炉之上。

    帝王峡谷长1000多米,犹如山脉的一道疤痕,纵深近300米,形似刀劈一般,极是神奇,这些岩石的色彩由白色,红色和紫色构成,让游人有一种梦幻之感,它与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相比毫无逊色

    IMG_0169

    站在峡谷顶端,这里许多貌似威化饼干似的石头,层层的横断面上,刻画、记录着大自然亿万年的沧桑,来自峡谷空灵般的风声,仿佛是一个历史的长者,在向我们打招呼问候。峡谷边缘没有任何保护措施,面对万丈深渊哪怕是靠前一小步,都将承受对意志与胆量极大的考验。谁能想到3.5亿年前这里曾是汪洋大海,由于地壳变动在隆起的过程中,既保留了当年波浪冲刷岩石的痕迹,又经亿万年风化腐蚀后,才成就了眼前这个色彩绚丽、怪石林立、千姿百态、悬崖峭壁的迷人景观。

    大堡礁

    2009年澳大利亚昆士兰旅游局,向全世界招聘一名大堡礁管理员,他的职责是探索大堡礁附近的诸多岛屿,体验各种探险活动,人们一致公认,这项工作是全世界最舒服最幸福的工作,大堡礁真有这样神奇的魅力吗?

    飞机从凯恩斯降落后,我们并没有住在市区,而是乘坐大巴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入住海滨小镇棕榈湾。小镇恬静、优雅,濒海处全是富有各自特色的酒店,门前一望无际的大海汹涌澎湃,一条供游人徒步的林荫小道沿着海岸通向远方。小道旁有电烤炉及固定的桌椅供游客免费使用,一条近百米的引桥伸向大海,走近一看并非码头,而是专为垂钓者设计提供的,引桥栏杆上贴有各种鱼类的照片,以及标尺,它是告诉垂钓者多大的鱼可以拿走,多大的鱼必须放回大海,考虑得如此无微不至、科普、温情且体贴,令人动容。

    IMG_1223 IMG_1234

    大堡礁是世界最大最长的珊瑚礁群,它纵贯于澳洲的东北沿海,绵延两千多公里,有2900多个大小珊瑚礁岛,自然景观非常特殊。风平浪静时,游船在此间通过,船下连绵不断的多姿多彩的珊瑚景色,成为吸引世界各地游客来猎奇的最佳奇观。1981年大堡礁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

    IMG_0795

    观赏大堡礁,一定要前往外堡礁,因为外堡礁附近有一座壮丽的海底“原始森林”,其鱼类、珊瑚类和其它海洋生物之丰富,是海岛沙滩式观光所望尘莫及的。

    游艇劈风斩浪一两个小时,终于登上一个硕大的海中固定平台,平台上有船舱式的自助餐厅、有供游客深潜浅浮的各种设施,平台东部的船舷边,专门开辟了一处封闭的供游客潜水,观赏海底珊瑚鱼类的区域,游客可在平台服务处租借潜水衣和氧气瓶,在这块封闭的区域潜游,一睹神奇的海底世界。在平台的另一侧有一艘半潜水艇,一艘海底玻璃船,专门供游客观赏海底珊瑚的,每隔10分钟便发船,游客也可以反复乘坐。

    因为我早有多次潜水观望海底珊瑚的经历,所以在潜水时并没有感到惧怕和激动,潜水时我不由自主地把自己也当成一条会思维的大鱼,无非是我在看鱼,鱼在看我。由于期望值过高,总感到它比马尔代夫看到的景致略有逊色。半潜水艇挺新奇,活动半径很大,可以近距离观看海底婀娜多姿的活珊瑚、各种漂亮的热带鱼、贝类,偶尔一些巨大的热带鱼紧贴玻璃作亲嘴状,还能看到水中悠然自得、憨状可掬的大海龟。

    大堡礁之所以闻名遐迩除了绚丽的珊瑚、岛礁与热带鱼外,主要是面积称霸,如果只在平台周围转悠,岂不亏欠了万里征程?

    IMG_0700

    在距平台约2000多米处有一直升机升降平台,专门提供给游客在空中观览大堡礁全景,按时间次序我们乘坐快艇,先到这个平台上候机,蜻蜓似的直升机一次只能乘坐四位游客,也好机小飞得更低更刺激,噪音实在太大,每人只有戴上耳机、话筒才能交流。大堡礁南北距离相当于北京到广州,其实半个小时飞行重点只是心形礁、梦幻礁及白沙滩三个景点。如果要形容俯瞰海水变换的颜色,我还真有些词穷,但我知道海水越深则越蓝,越浅则变绿。几分钟后飞机下方开始呈现五彩斑斓的不规则图案,这是珊瑚礁的高低和海水的深浅而呈现出不同的颜色,宝石般深浅亮丽的蓝绿色,密集的珊瑚礁,时而呈线状时而呈块状分布,岛礁宛如一颗颗碧绿的翡翠,熠熠生辉,而若隐若现的礁顶如艳丽花朵,在碧波万顷的大海上怒放,好一幅大自然壮丽的水彩画!不愧是世界七大自然奇观之一。在强烈的视觉冲击下,为了忙于拍摄录像、照相,同伴之间根本来不及交流,生怕漏掉每一个珍贵的镜头。飞行员为了照顾两侧的游客都能扑捉到满意的画面,飞机一会儿朝右边倾斜,一会儿朝左边倾斜,机身倾斜之时,正是海天交织之际。在接近心形岛礁时,飞机围着心形礁飞了一圈,不得不感叹造物主的神奇,老天爷如果不具备爱心,怎么会把人类共同追崇的爱心镶嵌在大洋之中!不知越过多少梦幻般星罗棋布的大大小小珊瑚礁,其中包括最美的白天堂沙滩,在激动、亢奋、刺激中结束了一段难忘的飞行历程。

    都说大堡礁是地球上最美的“装饰品”,她像一颗颗闪着天蓝、靛蓝、蔚蓝、嫩绿、湖绿、翠绿、深绿和纯白光芒的明珠,不仅镶嵌在大洋之中, 也深深印记在游人的心头,但遗憾的是由于地球变暖,在过去的两年里,大堡礁有三分之二的珊瑚,遭受了史无前例的白化现象,最悲观的观 点认为,若气候继续变暖,将在短短20年时间内,大堡礁这一世界遗产将荡然无存,但愿理智的人们和先进的科学技术能扭转乾坤,看来我国 大力支持和倡导的“巴黎协定”将是功不可没的定海神针。

     
    上一篇:大嶨艇
    下一篇:奇迹543 ——纪念建军90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