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风采
    耕耘园
    水葫芦
    作者: 编辑:   来源:   日期:2017-01-10 阅读: [ ]

    小时候,常常在小河里见到河花,那河花布满河面,绿油油一片,还不时开出淡紫色的一串串的花朵,花朵中还有鲜黄色的花蕊,耀眼靓丽,煞是好看。小孩子经过河边,就会去摘几串花来玩赏。到上学读书时候,才知道这人们把它叫河花的,它的正式名称叫作水葫芦。因老百姓见它生长在河中,又会开花,所以许多人称之为河花,又听说是外国传进来的,它有点像水生的荷花,因此也有人称之为洋荷花。

    水葫芦又名凤眼莲、洋水仙等,是多年生漂浮水生草本植物。据说其原产地是美洲的墨西哥。大约在1901年作为花卉引入我国。当时引进是因为它会开美丽的花,想不到它的繁殖速度极快,不久就在中国南方小河湖泊处处出现,泛滥成灾。晚清民初,温瑞塘河里河面漂浮着很多水葫芦,塘河两边的小河里更是挤满水葫芦,小船简直划不动了,小火轮开起来也很困难了。瑞安学者张震轩在《張棡日記》宣統二年(1910)五月初四日记道:“下午,叶岩森自南湖來访,并送到吴太尊《禁洋荷花告示》六十纸。四点钟请夏文甫来,与谈禁洋荷花事,并将府尊告示付之,嘱其唤各地地保來张贴。”可见当时,洋荷花的疯长,已经严重影响水上交通,于是府尊大人下决心要“禁”,并且广贴告示,发动群众。当然具体的措施是要求各地组织群众把河里的水葫芦捞掉。大规模地捞了一次,当然河道就通畅了,但水葫芦的繁殖能力极强,用不了几个月又会布满河面。《张棡日记》民国五年(1916)6月29日(古历五月廿九日)记载:“前日自郡附轮归塘下,替船中偶见洋荷花塞河得数句云:

    浮根浪蕊任风飘,聚散无常也可怜。

    异种未登花卉谱,繁英偏斗紫红鲜。

    居然滋蔓除难尽,累得行舟滞不前。

    太息世途多障阻,区区小草亦当权。”

    张震轩先生的诗写得很好,既形象地写出了水葫芦的生态特点,又写出了水葫芦带来的祸害。

    我自己也曾有一个有趣的记忆。在1947年,那时候温州山里还有狼狗,有时候还会下山伤人。一日,有狼狗伤小孩,村民发现后,大批人出动,拿锄头,拿棍棒,声声呐喊,去追打狼狗。狼狗逃跑,慌不择路,它以为那绿油油铺满河面的水葫芦是绿草地,它往河里一跳,四只脚就陷入水葫芦荡里了,跳不起来,更无法逃跑。村民就用石块砸,用杠棍敲,用篁杆戳,打了一会儿,就把那狼狗打死了。村民把狼狗捞上来,大家欢呼打狼狗的胜利。并把狼狗绑到长凳上,抬到县府门前请赏。这小故事也证明当时小河里的水葫芦聚集之多。

    几十年来,多次清理河道里的水葫芦,但只要什么河浃里还有几朵未被清理,过一段时间,它又会蓬勃繁殖起来。到现在,温州各地的小河中还有水葫芦出现,我们治水,也不能不注意对水葫芦的治理,要防止水葫芦的再次暴发。报上曾报道,说三峡库区、钱塘江上游都曾暴发水葫芦,对水葫芦简直好像是无法根治。有人说水葫芦造成的祸害,是入侵物种带来严重危害的典典型事例之一。

    我们大家都讨厌水葫芦,都千方百计要对它除尽捞绝,而我们能不能也来一个反思维,去寻找它存在的价值和用途呢?最近偶尔在电视上看到,某地有农民用网箱养黄鳝,而网箱中水面上就浮著水葫芦。他们的经验是:网箱中放水葫芦后,给水体构成了多层的空间,相当于给黄鳝安了一个家,有利于黄鳝均匀分布,有利于黄鳝生长。到了夏秋,太阳猛,气温高,而水葫芦遮住了阳光,降低了温度,给黄鳝创造了一个凉爽舒适的生活空间。其他水上植物,没有水葫芦这样的好处。他们妙用了水葫芦,他们给水葫芦派上好用场。而六零年前后,那大饥荒时期,粮食极度短缺,水葫芦也成了人充饥的野草之一,也成了养猪的饲料。还有人说水葫芦可以清除空气与水中的污染,是很好的清污的水生植物。听说现在国外还有利用水葫芦作为造纸的原料等等。《庄子·养生主》中说:“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无用之用也。”犹太经典《塔木德》中也说:“世上没有废物,只是放错了地方。” 在睿智的哲学家看来,世上是没有无用的东西的。看来,我们也应该多动脑筋,既要消灭水葫芦,也要利用水葫芦,这就看我们有没有“知无用之用”的本事了。

    水葫芦

    (沈洪保/文)

    0

     
    上一篇:谈姜夔词《水调歌头•富览亭永嘉作》
    下一篇:亮火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