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风采
    耕耘园
    谈姜夔词《水调歌头?富览亭永嘉作》
    编辑:  来源:   日期:2017-04-01 阅读: [ ]
    日落爱山紫,沙涨省潮回。平生梦犹不到,一叶眇西来。欲讯桑田成海,人世了无知者,鱼鸟两相推?天外玉笙杳,子晋只空台。 倚阑干,二三子,总仙才。尔歌《远游》章句,云气入吾怀。不问王郎五马,颇忆谢生双屐,处处长青苔。东望赤城处,吾兴亦悠哉。
    姜夔,字尧章,自号白石道人,江西鄱阳人。他是南宋著名的词人、音乐家。他的词重格律,音节谐美,多为写景咏物及纪游之作。这首《水调歌头》就是姜夔来温州游览,登临郭公山富览亭时,因触景伤情,感慨时势变迁而作的。
    这首词的开头写了在郭公山上看到的傍晚景色。日落时分,瓯江边上,那紫黛色的群山多么招人喜爱。看到江中沙洲逐渐上涨增高,不断扩展,才突然醒悟潮水退了。
    姜夔在宋宁宗开禧二年游处州括苍烟雨楼,写了《虞美人》词,这首《水调歌头》该是游览处州后来到温州,因作者是从处州(丽水)坐船顺瓯江而下,所以说“一叶眇西来”。“眇”字是辽远,高远的意思,意为从高远的西边坐船来到永嘉。
    “欲讯桑田成海”,作者想探索一下桑田沧海变迁的道理,可是人世间竟没有一个知道。是否是海里的鱼儿与陆上的鸟儿相互争斗推移的结果?时局变化如此之大,也如眼前沧海良田变迁,时势如此多变,又是什么原因呢?也许这“桑田成海”是作者对祖国北方一片大好河山沦为金人铁路蹄之下所发的浩叹。作者感到世道乱糟糟,一切美好的都没有了。王子晋也登仙了,他那玉笙吹奏出来的凤凰鸣唱的绝妙音乐已在那渺远的天外,早也听不到了。只在温州的城南方尚留下一座空空的吹笙台。《永嘉县志》引《名胜志》说:“吹台山在城南二十里,上有王子晋吹笙台。”作者感到偏安江南的南宋王朝,在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双重压力下,已经摇摇欲坠,行将分崩离析,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失去了,留下的只有彷徨无措,空虚苦闷。
    词下片说,他们同游的几位朋友,倚着富览亭栏干远眺。这些朋友都是了不起的有才华的人,都是“仙才”。
    “尔歌《远游》章句,云气入吾怀。”你们歌吟着《楚辞》中的《远游》句子,而江上的云雾飘入我的怀抱。《楚辞远游》中有“悲时俗之迫兮,愿轻举而远游。”王逸注:“哀众嫉,迫胁贤也。”这种思想情绪与姜夔是一致的。
    “不问王郎五马”,作者说我没有兴趣去打听王羲之的五马坊的古迹。王郎,指王羲之。五马,是封建时代太守的礼仪,太守出行时有五马载车。传说王羲之在永嘉当太守时,庭前列五马,马上装有绣鞍金勒,以便出行时,立即可用。
    “颇忆谢生双屐”,谢生,指南朝山水诗人谢灵运,他曾在温州当太守,常游赏山水,游山时著一种特制的带齿木屐,上山时拔去前齿,下山时拔去后齿。当时人们把这种木屐叫做谢屐。作者说很想念谢灵运的那双木屐。作者用了“不问”与“颇忆”,表达了不羡慕王羲之为官的威仪,而要学习谢灵运徜徉于山水之间的那种感情。谢灵运不在了,那些山路长久没有人走了,都长出青苔了。李白诗《梦游天姥吟留别》说:“脚着谢公屐,身登青云梯。”作者也很希望穿上谢公屐,在那长满青苔的山路上寻找乐趣。
    词的结尾说:“东望赤城处,吾兴亦悠哉。”站在富览亭远望赤城,我的情绪也变得悠闲自在起来了。赤城,山名,在天台北。传说天台山是有神仙的地方,而且是佛教圣地,因此词的结尾写放眼远眺天台赤城,可是在温州是怎么也看不到赤城的,作者是故意用这种夸张去更深地表现他的遁世思想的。
    姜夔抓住温州的一些景物、历史,用委婉曲折的笔调,化景物为情思,把含蓄与自然结合在一起,把纪游、怀古、感时、抒情溶合在一起,写得清新俊逸,优闲自得,意境非常优美。
    作者:沈洪保
    2016.8
    0
     
    上一篇:陈傅良诗初探
    下一篇:水葫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