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风采
    耕耘园
    不要太在意自己
    编辑:  来源:   日期:2016-06-03 阅读: [ ]

    全球经济不景气,使我国的出口受到影响,市里一些服装厂生产的衬衫供过于求,阿欢收入不高,便搞了一批出口转内销的衬衫在教师中推销,尽管价格比市面上的还要贵,但看在天天相处的情面上,大家都还是给他买了一件两件。教美术的王老师在市内小有名气,他恃才傲物,在自觉和不自觉中,说话常常使听者觉得不是滋味,对开车的阿欢他更不把他放在眼里,阿欢向他推销衬衫时,他不但不买,还当着大家的面说:“市面上和你这里一样的衬衫,比你便宜得多,你想赚点钱,也应该比外面便宜点才是!”说得阿欢脸都涨红到耳根。一天早晨上班,王老师到接送点时只差了十来步 ,阿欢理也不理他,径自把车开走了,校车在前面开,王老师在后面跑,人哪能跑得过车子?结果那天王老师没有赶到学校来上课,王老师向领导告状,说阿欢不等他,阿欢说自己没有提前开车,早晨这么紧张,他在后面跑自己怎么会知道?其实当时车上好几位老师都曾叫阿欢停一停等他,可当校领导来了解此事时,谁又会给王老师去作证?二人吵到最后,领导觉得阿欢准点开车没有错,王老师上课都赶不上,还责怪别人,便叫他以后提前一、两分钟到停车点等车。王老师自以为有点份量,不把人放在眼里,结果却受了羞辱,一气之下,辞职不干了。

    树人中学集中了市内不少名教师,由于太看重自己,觉得自己受不到应有的尊重,辞职不干的还时有其人。任碧,市重点中学特级教师,因能说会道,还被原单位推荐为市政协委员,她在树人中学兼课,群众关系较好,学生反映也很好,一次期末结束时她要求学校安排她的一个侄女来学校兼课,对于以名教师、教学质量招徕学生的树中。学校领导考虑她侄女大学刚毕业,没有教学经验,因此婉言谢绝,任老师以为这是不尊重她,便以辞职相威胁,同时还煽动在树中兼课的她的同校同事也不干。任老师教的是德育课,学校领导觉得他们自己也可以教,一怒之下便解雇了她。

    一次在校车上谈起任碧的被解雇,易可群说:+“人不可把自己看得太重,过份了,只能自取其辱!”

    “据说,有只乌龟,看到天鹅从天空飞过,天鹅很美,蓝天白云也很美,它想天鹅往下看,大地一定也很美,于是便萌发了也上天看看的愿望。一天,几只天鹅正好落在它的近处觅食,它便不失时机地爬了过去,它说:‘天鹅姐姐,你们能带我到天上去看看吗?’天鹅见乌龟异想天开,都笑着说:‘你没有翅膀,我们怎么能带你上天呢?’乌龟说:‘我想好了,我啣着一根树枝的中间,你们中的两只啣着树枝的两端,你们飞起来,不就把我也带上天了吗?’天鹅都觉得好玩,便照乌龟的办法把它带上了天。他们飞过沼泽,及过草原,飞过高山,飞过湖泊,飞过森林……当他们飞过一个村庄的上空时,天鹅为了让人们看看他们的奇思妙想,便不约而同地飞低了一点,村庄里的人开始看不清是什么,大家都问:‘这是什么哟?’当他们看清楚是两只天鹅带着一只乌龟在天上飞时,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其中一个人不禁喊了起来:‘真聪明!这是谁想出来的哟?’乌龟一直紧紧啣着树枝不敢有半点大意,此刻它听见下面人们的赞许不禁有点飘飘然了,它唯恐人们不知道这主意是它出的,便张口叫了起来:‘是我!’说来也是活该它倒霉,不偏不倚,它正好掉在一家农户的烟囱中,往下爬太呛太烫,往上爬它又爬不上去,从此只能在烟囱中过着烟熏火烤,暗无天日的生活。”听了易可群的话,安伟民说了一个掉在烟囱里的乌龟。

    “美国著名舞蹈家邓肯,事业有成,又长得美丽,追求她的人很多,但她都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她爱上了著名作家萧伯纳,她自视甚高,在给萧伯纳的求爱信中写道:‘我们结合了,孩子有我的仪表和你的头脑,这孩子肯定有出息。’萧伯纳回信:‘你的愿望是美好的,但孩子的头脑像你,仪表像我,不是很糟糕吗?’”梅艳接着也讲了一则邓肯和萧伯纳的趣闻。

    “萧伯纳讥讽邓肯把自己看得过重,其实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留雅接着也讲了一则萧伯纳的趣闻,他说,“蕭伯納一日閑著無事同一個不認識的小女孩子玩耍談天,黃昏來臨時蕭伯納對小女孩說,回去告訴你媽媽,說是蕭伯納先生和你玩了一下午,沒想到小女孩子馬上就回敬了一句:你也回去告訴你媽媽,就說瑪麗和你玩了一下午。後來,蕭伯納對他人講,人,切不可把自己看得過重。”

    著名表演藝術家英若誠曾講過一则他的亲身经历:他生長在一個大家庭中,每次吃飯都是幾十個人坐在大餐廳中一起吃,有次他突發奇想決定跟大家開個玩笑,吃飯前他把自己藏在飯廳內一個不被注意的櫃子中,想等到大家遍尋不著時再跳出來。尷尬的是大家絲毫沒有注意到他的缺席,酒足飯飽大家離去,他才蔫蔫地走出來吃了些殘湯剩菜。從那以後他就告訴自己:永遠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否則就會大失所望。

    宇宙之大,时间之永恒,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不管你是如何的出类拔萃,也不管你的地位是如何的显赫,你都是匆匆过客,渺小得微不足道。人切不可太在意自己,更没有理由要别人看重你,否则,你不仅仅会像英若誠先生所说的大失所望,甚至会闹出天大的笑话。据说鲁姆尼代表共和党去竞选美国第57届总统,他自以为胜券在握,美国总统非他莫属,在开票的前一天晚上,他踌躇满志,不无得意地和他的妻子调侃:“明天晚上陪你睡觉的,将是伟大的美利坚合国的第57届总统!”第二天开票,当选的却是民主党人奥巴马,当晚当鲁姆尼招呼妻子睡觉时,他妻子回答:“我到奥巴马先生那里去,或是打电话叫奥巴马到这里来?”

    不把自己看得太重其實是種修養,是種風度,是種高尚的境界,是種達觀的處世姿態,是心態上的一種成熟,是心志上的一種淡泊。用這種心態做人可以使自己更健康,更大度;用這種心態做事可以使生活更輕鬆,更踏實;用這種心態處世可以使社會更和諧。

    北京大學開學的日子,一個新生在传达室旁攔住了一個衣着随便的大爺,讓他照顧一下箱子。第二天才發現這個不起眼的大爺竟然是北京大學副校長,著名學者季羨林。這位學貫中西的學者竟然能夠如此看輕自己,也許正是他成為當代學人榜樣的原因之一。

    (叶寿桢/文)

    0
     
    上一篇:掉臂游行,得大自在————我与钱锺书杨绛的通信
    下一篇:温州史学源流简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