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风采
    耕耘园
    施德不求望报 功名不累其心————写在南怀瑾老师百天忌日
    作者: 编辑:   来源:   日期:2015-12-17 阅读: [ ]

      时光荏苒,转眼间,南怀瑾老师仙逝整整一百天了。人们的哀伤或许会渐渐地淡去,但这么多天来,我一直沉浸在哀思之中。案头还摆放着《论语别裁》、《老子他说》、《孟子旁通》等20册书,我默默地翻阅着,思索着:南老师催生的金温铁路,如今早已百年圆梦!他的理念,他的精神,他的音容笑貌,绝不会是过眼云烟。我拿出南老师亲笔签名赠送的《论语别裁》和与我的合影,放下又拿起、拿起了放不下,那弥足珍贵的一个个片段,象放电影一般顿时又变得格外清晰起来……南老师追思会。铁道公司会议室里静得出奇,十分肃穆,十分压抑,人们一脸的悲哀,而我的心在隐隐作痛!望着墙正中挂着的南老师的遗像,是那么的慈眉善目,和蔼可亲,笑容可掬,真难以相信南老师已永远离我们而去。人们在追忆过去,往事并不如烟。1992年金温铁路开工之前,组织上把我从温州师范学院借调到公司任办公室主任,是时,身在香港的南老师亲自出任公司董事长。由于工作的原因,我每日要处理公司的往来信函、文件,总是先睹为快地阅读到南老师亲笔题写的诫勉,每每品味内涵,往往感触良多。南老师在贺公司成立大会的献言中写道:“在我个人的理想与希望来说,修一条地方干道铁路,不过只是一件人生义所当为的事而已,我们真要做的事是要为子孙后代修一条人走的道路、那是大家真要做的大事业。”他借用宋儒张横梁先生的话:“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先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在给公司同仁的第一和第二号函中又进一步点化大家:“共产主义的理想、社会主义的福利、资本主义的经营、中国文化的精神。”“建设这条铁路简单浓缩来说,为了自己的国家、民族能走上太平盛世!”他还常常告诫大家:志心于道义者,功名不足以累其心。
      
    早在南老师催生金温铁路之时,所追求的就是一条人走的路,要开万世太平!足见他目光之深远,胸怀之博大,情操之高尚!南老师是这么写的,这么说的,也是这样身体力行的。当金温铁路中外合作协议尚未签订时,为早日催生金温铁路,经他鼎力运作,1000万美元的铁路投资款就提前打入。然而,在铁路建设大功告成时,他依照“功成名就、还路与民”的本意,让出全部股份并坚持不要一分利息!在日常为人处事中,他同样严于律己,处处表率。公司的同仁们都知道,当时能进铁路公司工作是何等荣耀的事,多少人想进公司工作都进不了,而南老师定了一条家规,所有儿孙都不能在铁路公司安排工作,哪怕再困难,也要另谋出路,自食其力。又如,当时南老师同意公司免税进口了奔驰、林肯、福特等许多高级轿车,而身为董事长的他外出公务却乘的士或徒步行走。
      
    南老师在公司同仁眼中的形象是那么高大而又神圣,真可以说大家都有点“敬畏”,都不敢自祤为他的学生,但私下都尊敬地称呼他为南老师,而不称他为董事长。传说中的南老师真的有点被神化,带着浓厚的神秘色彩。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让我有幸亲耳聆听他的循循教诲,亲眼目睹他那惊人的风采。
      
    记忆的镜头拉到1994年2月12日厦门的南普陀寺。崭新的禅堂刚刚落成,南老师应邀作题为《生命科学禅修实践研究》的为期一周的讲座,这就是后人所称的“南禅七日”【注】。南老师演讲参禅、打坐、修行,但他博古通今、中西兼备,融儒、佛、道及诸子百家于一体,还涉及医卜星相、拳术剑道,演讲中显示出他对中国文化和诗词歌赋极深的造诣。讲堂上他谈笑风生,口若悬河,嬉笑怒骂皆成章。然而,听众惊奇地发现讲座竟没有一张讲稿,令在场的无论是僧人、学者,还是官员和学生,人人叹服。不少听者不肯放过天赐良机,屡屡向老师提问一些深难的问题。南老师总是不辞辛劳,再用晚上的时间为听众专题答疑解惑。想当年老师已77岁高龄,一天上课十多个小时,他那鞠躬尽瘁育人的精神实在令人敬佩,也让他的学生们心疼不已。听南老师讲座,让我渐渐地感悟到,南老师看似在讲授禅修实践,实为在告诉人们做人做事的道理。至今深深地铭记南老师苦口婆心的劝告:“要学佛,先学做人,不学做人,人没做好,怎么学佛,做佛?”“头等人,有学问,没脾气;二等人,有学问有脾气;末等人,没学问有脾气!”南老师在南禅七日结束时痛心疾首:“你以为国家强大人口多,就了不起啊,没有文化,没有教育,青年没有礼貌,一切没有成就!……我没有时间做你们的太子伴读啦,你们自己努力啊!我这颗心永恒地、长久地希望你们有所成就,有所成功。”南老师为人师表,言传身教,真是用心良苦啊!
      
    在厦门,真的让我百闻不如一见,南老师名不虚传,果然光彩夺目,他身轻如燕、箭步如飞,思维敏捷、反应灵敏,非常人所能及。这里,我又回想起一个十分难得的镜头:那天清晨课前,我们好多人像往常一样,在禅堂前恭迎南老师来讲课。此刻,南老师健步走上了台阶,正向禅堂走来。突然,一个外来中年妇女因欲进禅堂听课受阻拦,竟一边冲上来扑向南老师,一边跪了下来。说时迟,那时快,南老师见状一个箭步向前,“扑”地一声迅速五体投地回拜,并双手快速扶起她。得知原因后,南老师满口答应让她进禅堂听课。就这一霎那间发生的事及惊人的举动,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讶不已,都对南老师动作反应之神速赞叹不绝,更为他平易近人的品德所折服。
      
    南老师是蜚声海内外的国学大师,人人敬重,而他既是严师,又是关爱晚辈的慈祥长辈。南禅七日结束的第二天,即1994年2月20日,出乎意料我荣幸地受到南老师的接见,那珍贵的镜头铭刻在脑海里更是终生不忘。当我诚惶诚恐、小心翼翼地走进南老师的房间,看见他一脸慈祥的笑容,那么神采飞扬,温暖和慈爱顿时扑面而来。当南老师问知我是从温州师范学院借调过来的,他显得很高兴,于是与我促膝交谈。他鼓励我:多读书,学无止境;要不畏艰难,认定目标;修桥铺路为民造福,为祖宗积德啊!他还欣然同我合影留念,并亲自提笔在赠送与我的《论语别裁》上签名。从此,南老师赠送的书成为我最宝贵的珍藏。我细细读着《论语别裁》,慢慢体味到,南老师就是要求我们“己立立人”“敦品励行”啊!此后,在金温铁路的前期建设与运营的风风雨雨中,不管是公司资金接近“断粮”或是安全生产压力巨大,我的眼前总会闪现南老师那炯炯有神的期待的目光,耳边总会响起他那悦耳的谆谆教诲,于是全力克服一个个困难,直到梦想成真。
      
    日月如梭,金温铁路通车已逾十四个年头,推动了浙西南社会经济的大发展,真是人民的福祉啊!然而,南老师却施德不求回报,不计个人名利得失!如今,南老师两袖清风远离我们而去!每当我注视着南老师与自己的合影,虽然心中难免有几分悲戚,却仍然感到老师又近在咫尺!他的音容笑貌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里;他的理念是独特的巨大的财富,他的精神永远激励着我们!每当这样的时刻,南禅七日最后唱的由南老师亲自作词的《聚散歌》,总在我的脑海盘旋:“桌面圆,人也团圆,也无聚散也无常;若心常相印,何处不周旋,但愿此情长久,哪里分地北天南……”

       冯大明
    2013年1月7日

    【注】“南禅七日”的时间,现网传为1993年,据本人查阅当时笔记,应为1994年2月12日至2月19日,共为八日。

    冯大明,系我校退休干部。曾担任原温州师范学院院办副主任。1992年被借调到浙江金温铁道公司,担任过办公室主任、工会主席等职。

    (2015年11月15日温州大学报/来源)


    0
     
    上一篇:美国见闻点滴
    下一篇:老生常谈——贺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