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风采
    耕耘园
    老生常谈——贺寿
    作者: 编辑:   来源:   日期:2015-11-19 阅读: [ ]

    林雅琴上车时,手里捧着一个纸包,坐定后,她一边打开纸包,一边说:“我说不要,这些学生非塞给我不可。”

    “现在这些学生过生日搞得这么隆重,又是分蛋糕,又是生日聚会,我活了60多岁,还从未好好过过生日呢!”张老师看到蛋糕,心中颇多感慨。

    “这是你自己不会做人,60岁时就该做个寿,让子女们孝敬孝敬你,也让全家人聚在一起快活快活!”易可群说话从来不转弯抹角。

    “做寿要是自己提,那有什么意思?要是下代想到,尽喜尽欢给你做寿,那才——”

    张老师话还没有说完,屈老就抢着说:“那可未见得!听说有些下代觉得上辈老了不死,是个累赘,就张罗着给上辈做寿,说做了寿,老人很快就会死去。”

    “这倒是真的。”林雅琴也接着说,“我隔壁有一个老太太,88岁那年,子女都说自己工作忙,谁也不肯把她接过去同住,结果你推我,我推你,就合计着把老人送进了护理院。谁知老太太在护理院住了几年后,照样活得好好的,子女觉得去看她也是一种负担,于是又商量着给她做寿,说老太太92岁还不走,是因为还未给他做过寿!”

    “要是老太太手头还有一笔财产,或是老太太还可以料理家务,恐怕下代抢着要都来不及!”应乐中人虽未老,但看问题已相当世故。

    说及做寿,我国的古装剧《五女拜寿》早就将人世间的炎凉冷暖写得淋漓尽致。《五女拜寿》讲的是明代嘉靖年间的事。户部侍郎杨继康做寿,五个女儿女婿前来祝寿,养女三春及女婿邹应龙礼薄受到冷遇,二姐双桃恃宠欺凌,甚至挑唆杨夫人将三春夫妇赶出杨府。后杨继康因受株连被削职抄家,逐出京都。顷刻之间,合家逃散,骨肉分离。只有婢女翠云仗义相伴二老千里投亲,不料二女双桃见两老落魄,拒绝奉养,大女婿为图飞黄腾达,竟认陷害岳父的严嵩为干爹。杨继康夫妇和翠云流落街头,濒于绝境,幸逢三女杨三春将二老接回家中,悉心侍奉。三年后,女婿邹应龙赴试得中,在京为官,施计斗倒严嵩,杨家冤案昭雪,其时适逢杨夫人六十寿诞,众女儿女婿又前来拜寿。杨老夫妇难忘前事,卒下令逐走鲜廉寡耻的大女婿,惟利是图的二女儿双桃见二老已将患难相从的翠云收为义女,自觉无地自容也羞愧离去……《五女拜寿》是一部群众喜闻乐见的古装剧,有越剧、黄梅戏、豫剧、秦腔和潮剧等,而且还被拍成了电影和电视剧,至今还传播甚广,深入人心,这足见美丑善恶世人心中自有定论!

    留雅知识面很广,且善于联系实际,他说:

    从前有一个老太太,子孙满堂,六十大寿那天,儿女、女婿、媳妇、内孙、外孙等都来拜寿,有送钱送衣料的,也有送寿桃美食的,三女婿家境贫寒,只送了一副“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的对联。三女婿呈上对联时,大家都冷眼相看,唯同情他的二女婿连连夸奖:“好书法,好书法,真是笔走龙蛇,腾蛟起凤!”

    席间,大家投杯举筷,有说有笑,唯三女婿端坐其间,很少说话,二女婿见状,便故意抬举三姑爷:“三姑爷博古通今,学富五车,是不是可即席赋诗一首,以助酒兴!”大姑爷、四姑爷正要看看这个屡试不第的穷书生到底有多少才学,便随声附和道:“好,好,三姑爷,来一首!”三姑爷见推辞不了,便起身拱手环顾左右说:“今蒙抬举,敢不从命献丑?”说罢,便沉吟了起来。

    大家停杯搁筷,正要看看三姑爷如何开头,谁知,他忽然指着上座的丈母娘骂了起来,“这个女人不是人!”

    “彭”老大把手重重地拍在桌子上,火冒三丈,几个兄弟、女婿都被惊得目瞪口呆,指着三女婿气得说不出话来:“你,你,你……”三姑爷面无惧色,不紧不慢地又接着吟唱:“九天玉女下凡尘。”

    大家一听,遂转怒为喜,众人正待要说是好诗,谁知三姑爷又骂了起来:“下代儿孙都是贼!”

    大姑爷一听,捉住三姑爷前襟便要打他,二姑爷见状忙拉住说:“待他吟完不晚!”三姑爷抚平自己的前襟,遂吟出了最后一句:“偷将蟠桃献至亲。”

    吟罢,全场无不喝彩叫好。

    “这首贺寿诗跌宕起伏那么大,说了上句,下一句让人想都无法猜想,这确是诗歌中一首难得的上乘之作,是趣诗中的奇葩。通过这首诗也让世人悟得一个道理:听人说话,不要听了几句就做置评,等人说完再下结论不晚。”安伟明听后说了几句自己的感想。

    (叶寿帧/文 《老生常谈》/来源)

    0
     
    上一篇:施德不求望报 功名不累其心————写在南怀瑾老师百天忌日
    下一篇:毋忘历史 振兴中华——隆重纪念全民族抗战爆发78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