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风采
    耕耘园
    毋忘历史 振兴中华——隆重纪念全民族抗战爆发78周年
    作者: 编辑:   来源:   日期:2015-07-28 阅读: [ ]

    一、抗日战争时期的温州

    温州是浙江南部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位于中国的东南沿海。抗战时温州辖永嘉、乐清、瑞安、平阳、泰顺、玉环等6县,人口约250万左右(今温州辖3市区、2市、6县,人口达700多万。近年填海开辟的海滨新区,面积将扩大成一个新“温州”)。

    温州是浙南革命老区,早在中国共产党诞生后不久的1924年12月,直属党中央的温州独立支部就已在温州成立,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时,独立支部遭到破坏。1930年5月在党中央的重视下浙南建立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三军,从此浙南地区农民武装斗争此起彼伏遍及浙江南部20余县,但由于党内“左”倾冒险错误的指导,使红十三军斗争最终遭到失败。1935年秋,中国工农红军挺进师在师长粟裕、政委刘英的率领下,由闽浙边区转战到浙南,成立了中共闽浙边临时省委。红军挺军师在浙南开展三年游击战争,历经艰难坎坷,终于创建了浙南游击根据地,并使之成为中国革命在南方的一个战略支点。1937年12月13日,中央政治局决议高度评价了南方三年游击战争,认为这是中国人民一场及其宝贵的胜利。

    1936年12月,西安事变和平解决,蒋介石被迫接受了中共提出的“停止内战,一起抗日”的主张。根据国共两党的和平协议,分散在浙南、浙西南的红军挺军师部队300余人于1937年10月陆续到平阳北港集中,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浙边抗日游击总队,同时省委在平阳山门创办了抗日救亡干部学校,由粟裕兼任校长,为地方培养了一批抗日骨干。1938年3月上旬,中共中央东南局分局书记兼组织部长曾山来到平阳山门,传达了中共中央长江局和东南分局关于闽浙边红军开赴皖南编入新四军、以及成立浙江临时省委的决定。3月18日,闽浙边抗日游击总队在粟裕统领下从山门出发开赴皖南(这就是坚持浙南游击根据地的红军部队编入新四军的经过)。同时,闽浙边临时省委撤销,以刘英为书记的中共浙江省委在平阳北港成立,省委机关秘密迁入温州。根据中央指示,温州城区、平阳、丽水分别成立了新四军办事机构,不少进步青年从上海转经温州新四军办事处赴皖南参军入伍。在国共合作抗日的有利形势下,浙南地区党组织有很大的发展,参加抗日救亡运动的战时青年服务团、政工队在浙南各县蓬勃开展活动。但不久,国民党顽固派害怕浙南共产党组织及参加抗日救亡的革命团体日益壮大,就蓄意制造反共摩擦事件。1938年9月,国民党温州当局下令取缔抗日救亡团体,10日查封了新四军驻温州九柏园头通讯处,通讯处主任及干部被捕,致使浙江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遭到严重破坏。从此,浙南地区中共党组织的活动被迫完全转入地下。1939年冬至1940年春,国民党顽固派在全国范围内掀起反共高潮。国民党温州当局以平阳北港为重点,对浙南基本地区实施武装清乡,疯狂捕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浙南特委采取武装自卫,加强宣传、发动群众等措施,积极开展反清乡斗争。此后,浙南特委严格执行中央的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方针,展开反清剿斗争。1942年5月,由于叛徒出卖,省委书记刘英被杀害,英勇牺牲。中共浙南特委在与上级党组织失去联系的极其困难的环境下,保存浙南党的有生力量及浙南基本地区坚持抗日战争。1944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形势发生了根本变化,盟军在太平洋发起了越岛进攻。日军为防止盟军在中国东南沿海建立军事据点,派兵侵占温州。中共浙南特委立即组建永乐人民抗日自卫游击总队。永乐(永嘉、乐清)总队是一支未打新四军番号的新四军部队,与浙东、浙西两地新四军部队遥相呼应,开展抗日游击战争,在全省产生很大的影响。1945年8月,日军投降,抗日战争终于胜利结束。

    二、日寇侵犯温州经过

    抗战时期温州曾经三次沦陷。

    第一次始于1941年4月19日。日寇驻上海吴淞的第五师团主力和驻沪海军部分部队配合共一千多人,先后两批乘汽艇溯瑞安飞云江而上登陆,温州沦陷。这次日军主要是掠夺、抢劫,所有粮食、桐油等战略物资均被搜刮一空。 5月1日撤退,前后只有13天。

    第二次沦陷始于1942年7月11日。日军第13军的小薗江旅团,从浙赣沿线抽调出一个以工兵为主的混合联队,由辎重兵联队长高桥中佐指挥,兵力近1千人,从金华集结,先占领丽水,经青田攻占温州,同年8月15向青田、丽水、金华方向撤退,历时35天。

    第三次沦陷是1944年9月9日至1945年6月17日,这次时间最长,共283天。此次侵占温州的日军是旅团长黎冈寿男指挥的十三军七十师第五十五旅团,统称后腾联队,共四个大队,番号为“精锐”、代号为468号检字号,兵力约3000余人。日军从丽水青田方向兵分三路进占温州,其主力部队驻扎在乐清湾沿海地区,司令部驻扎在乐清盘石。他们想再次构筑工事妄图死守,防止同盟军在浙东南沿海登陆。但逾时不久,1945年3月盟军就攻下日军在太平洋最后的基地硫磺岛并向冲绳进军。5月8日德国无条件投降,日军成为强弩之末。5月中旬,驻厦门、福州日军撤退至闽东直至平阳。1945年6月17日侵占温州之日军向台州宁波上海方向撤退、逃窜。至此,温州光复重见天日,普天同庆。

    三,抗日游击战争的开展

    1944年9月16日作战于温州西部的莲花心山麓战役。八十八军廿一师部队抵达西郊时即被日寇所占莲花心所阻。国军在山炮营协同下仰攻5次,两次得而复失,肉搏3次,双方伤亡均大。集团军副总司令陈铁下令强攻,师长罗君彤亲临指挥。廿一师及友军官兵伤亡千余人,但士气仍高昂能坚持攻击,敌我形成对峙局面。至11月下旬,该部主力陈章文团又奉命从丽水开赴温州,连续进攻莲花心敌占山头,分兵夹击日寇。我方炮弹命中率甚高,敌人慌乱溃逃。当时我军已占据护国寺庙门高地,不料日寇从城内冲出一个大队,救回败军重新反扑。我军当时居高临下火力猛烈,杀得鬼子血肉横飞,陈尸遍地。日军最后借助暮色向城内溃逃。这就是著名的“莲花心”战役。

    1945年3月7日虹桥之战。乐清虹桥有国军、浙江保安独立第七大队100余人和海上水警局特务队10多人,国军部队分别驻扎在虹桥镇东街陈姓民房和虹桥女职学校。3月15日凌晨四时,日军分两路进攻虹桥,一路从乐清县西进袭虹桥,约200人,另有伪军(乌军)300多人由南岳乐清湾登陆。当天早晨,水警特务队突遭日寇袭击,伤亡惨重,2人幸免于难,其余12人皆阵亡,李警也当即中弹身亡。浙保独立团第七大队被包围,他们一面以东街为阵地与日军开展激战,一面退守女职学校坚持奋勇抵抗。由于该大队长指挥有方,以机枪掩护冲杀敌人,击毙日寇四十余人,战至傍晚敌军也未能攻下东街,日寇便纵火焚烧东街,烧毁民房数百间,且乱杀无辜,见人就刺,百姓伤亡不少。至晚11时日军七次冲杀不仅未占领东街,而且因惧怕国军反包围,连忙拖着数十具尸体向县西方向狼狈逃窜。此役造成乐清虹桥镇人民生命财产损失惨重。他们世世代代都不会忘记日寇的残暴罪行(此战役是我亲身所见)。

    四、永乐人民抗日自卫总队的成立

    温州第三次沦陷后,中共浙南特委即于1944年9月28日和30日相继发出《关于目前环境与今后的任务》和《关于准备游击战争的决定》,指出要以各种方式相继组织发动游击战争。因此在1944年日军侵占乐清后,乐清县委立即决定:一、迅速建立和扩大党的抗日武装队伍;二、帮助和争取友军积极投入抗日;三,发动知识青年,大力开展抗日救亡活动。同年10月15日,乐清县委就在革命老区泽基(地处雁荡山麓),将原来只有13人枪的抗日武装基干队扩大到50多人枪,取名乐清人民抗日游击队,公开打出武装抗日的旗帜。接着又协助乐清渔民协会(持有25人枪的武装),争取国民党乐清县政府批准其为“乐清县警备第四中队”,归我党领导。县委立即动员和选派一批干部、共产党员、进步学生补充入队(当时部分学生参加“学生军”或“学工队”,我当时参加学工队,从事抗日救亡活动),警四中队一下扩大到150人枪,其中共产党员与爱国进步力量占据优势。国民党顽固派看到共产党的抗日武装队伍日益扩大,遂向乐清抗日游击根据地发动武装进攻,企图解除警四中队武装。在这紧急关头,中共乐清县委于1945年2月24日立即召开县委紧急会议,决定举行“虹桥起义”,立即将乐清县自卫大队长吴琨扣押,命其下令缴交其所属部队全部武器,并将吴琨迁返其原籍,当日即公开宣布乐清人民抗日游击总队与警四中队合编为“乐清人民抗日游击总队”,周丕振任司令,邱清华任政委,同时对外公开宣布成立乐清人民抗日委员会。至此,乐清人民抗日游击总队扩展到500人枪,下设7个中队。

    不久永嘉县也发动“屿北起义”,与乐清抗日游击总队合并改称为永乐人民抗日自卫游击总队,总队下设11个中队,拥有700人枪。

    1945年2月7日,新四军浙东纵队调令第三支队支队长余龙贵来乐清加强军事领导,同时还将1943年前后撤到浙东的20多位干部派回浙南。此后永乐人民抗日自卫游击总队在胡景瑊、邱清华、余龙贵、周丕振等同志领导下与日寇多次作战,取得了重大胜利。1945年8月日本投降。1947年10月,特委第八次扩大会议决定建立浙南游击纵队。原永乐江北县队扩建为括苍支队,由支队长周丕振、政委邱清华率领部队投入解放战争。到1949年5月温州解放,部队发展到一千余人。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未到达温州之前,括苍游击支队已解放了乐清、永嘉、玉环、温岭、黄岩等县。

    五、日军侵犯温州的主要罪行

    (一)狂轰滥炸。1938年2月26日,日军空军从沿海舰艇上起飞空袭温州开始,到1945年6月17日撤离前,敌机轰炸一次比一次厉害,在温州市区投弹一次比一次增多,居民伤亡、房屋和财产破毁越来越越严重。据鹿城区调查,敌机共出动264架次,投弹1072枚,炸死521人,炸伤595人,炸毁房屋店铺公房计596间,温州中学初中部被炸光,瓯海中学礼堂被炸,各中学被迫搬迁到农村山区上课。

    (二)疯狂抢掠。日军三次侵占温州,为了达到以战养战的目的,他们一进城就到处抢掠物资,除了进城抢掠,还在海上劫持船上运输的物资。损失最严重的是百货、南北货、山货、粮食、布匹、桐油、木材等战略物资。全市区被抢的商店175家,被掠夺的各类布料11万多匹,被抢桐油一万余桶,木材7万余根,共计损失法币6亿余元。

    (三)残杀军民。三次沦陷,我市惨遭屠杀的市民总计5996人。下面举数种惨杀罪行为例:

    ①火烧。国军一便衣侦探被捕,日寇用残暴手段用松毛将他烧成半死后又将其浸入河中,捞起再烧,反复十几次,该战士宁死不屈,最后被日寇用军刀辟死,壮烈牺牲。

    ②日晒。1942年7月11日,日军在市郊区砻糠桥抓到18名抗日青年,先将他们捆绑推入河中,用枪逼着他们来回游,后又将他们捆绑放在石板上让酷热的太阳晒,称之谓“晒人干”,结果有17人被活活折磨死,仅剩潘瑞明一人因水性较好,乘机泅水逃回。

    ③刀砍。1944年12月26日,日军将国民三十三师第一团新兵23人掳去,绑送至朔门瓯江边砍断其手脚抛入江中活活淹死,还将其头颅割下来,挂在瓯江小学附近的电灯柱上示众,手段十分残忍。

    ④挖心。1942年8月15日,日军撤退时,拉来300多名挑夫,其中许岩灵因挑不动炮弹,在途中被日军用刺刀捅进胸脯,将其心肝挖出来喂军犬。毫无人性,罪大恶极。

    ⑤活埋。1944年的一夜,日军在翠微山脚下命令被俘抗日战士18人自挖一个大坑,然后将他们活活埋死。(此外还有枪杀、石压、闷死、水淹、剖腹等等手段残杀我军同胞,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

    (四)细菌试验,毒害平民。1944年10月21日,侵占乐清西乡翁垟的日军峰岸部队70余人将有300余户1000余人的九房村封锁起来。该地三面环河,日军拆掉河上木板桥,用铁丝网拦住石桥,路口设岗哨。日军拉人以打“预防针”为名,强迫村民注射鼠疫菌,在活人身上作鼠疫菌试验。被注射过鼠疫菌的受害者腋下、脚上都长出细丸子一样的肿块。村民发病后,被日军强令其家属抬进祠室里治疗。日军用刀切开他们身上的肿块标本,并强行注射药物,反复折磨直至他们惨死在祠堂里。日军撤离后,该村继续发现鼠疫病,100余人被传染,这是日军在乐清犯下的滔天罪行。

    (五)奸淫妇女,手段极其恶毒。有的妇女被强奸后又被剖腹致死,还有将母女捆绑起来进行轮奸。日军所到之处,还设慰安妇来摧残妇女。据不完全统计,市区妇女有86人被强奸,其中被逼自杀者7人。

    日军侵占温州期间所犯下的罪行馨竹难书。1945年8月5日日军投降后,侵犯温州的日军战犯黎冈寿男于1946年在上海被我南京军事法庭审判,判处有期徒刑20年,这是日军战犯罪有应得。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这一伟大胜利,是近代以来中国人民反抗外敌入侵的第一次完全胜利,也是中华民族从陷入深重危机走向伟大复兴的历史契机,更是中国人民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取得胜利作出的突出贡献。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这一伟大胜利,必将永载中华民族史册,也必将永载人类和平的光辉史册”。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面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美好未来,认真总结抗日战争胜利的历史经验,是我们每个抗日战士应尽的职责,我们应该永不忘记抗战历史,热爱和平,开创未来,为振兴中华、实现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永乐总队对敌作战补充材料:

    1、1944年10月16日,侵犯乐清的日军窜至乐清县城附近的石马村企图抢劫物资,我永乐游击总队建立前所属的南岸渔区游击队闻讯,立即兵分三路向驻扎石马印山的敌哨所发起攻击,乘敌立足未稳将其驱走,拔除了日寇这一驻点。

    2、同年11月11日凌晨4时,驻乐清南岸日军80余人偷袭我警四中队的东山驻地,被我哨兵发现。我游击队立即分兵三路向日军反攻,双方战斗激烈,坚持到黎明,我军分路反击,毙敌2人,伤5人,日军见自己所携弹药不多不敢恋战向西乡溃退。

    3、同年12月24日,我警四中队接到情报,获悉驻南岸日军一部将于次晨要到虹桥珠垟等地抢掠,游击队闻讯后即作部署。翌日上午9时,日军30余人窜至珠垟在西珠村大肆抢劫、将财物装船准备运走时,已埋伏在此的我游击队突然以猛烈的火力向敌扫射,日军仓促还击,战斗相持不久,日军不敌,弃船向竹屿方向逃窜,我军即将截获两船财物归还群众,群众纷纷称赞游击队打日本鬼子打得好。

    4、时隔3天,12月27日,我警四中队的一支小分队得知驻乐清县城西象山的日军没有多少人,就乘敌不备之际,将日伪设在乐清县城的赌窟——乐成花会坛捣毁,没收其赌具和赌资法币30多万元。驻在西象山日军发觉,该小队一边鸣枪警示,一边按原路线撤回。此战给猖狂做恶的日伪汉奸狠狠一击。

    5、1945年2月13日(农历正月初一)凌晨,日军100余人冒雪偷袭乐清抗日根据地泽基村。此时乐清人民抗日游击队及县委机关均分别驻别处,日军扑空后,抢杀当地群众一人,抢走群众的年货、强拉民夫挑运,经芙蓉坑而去。乐清人民抗日游击队闻讯后,立即沿着一尺多深积雪追击20多里,日军逃至虹桥时,驻虹桥的国民党自卫大队早已闻讯撤逃。

    6、1945年3月21日,日军200人侵占乐清芙蓉镇企图以此为据点歼灭游击队。乐清县委决定由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刚调回来的余龙贵同志和周丕振同志一起部署作战,决定由余龙贵和黄义桃带第五中队袭击日军驻地桥头堂小学,周丕振率第四中队迅速占领小学对面的龙口街,阻击日军逃窜。22日夜9时半战斗打响,日军数度组织还击,均被我击退。后日军退踞横塘角,23日凌晨以堤岸为掩护撤走,芙蓉镇即被收复。

    上述几次战斗,反映了我永乐游击总队在党的领导下作战的英勇,它打击了日军嚣张气焰,保护了群众利益,大大鼓舞了广大人民群众万众一心坚决把抗日战争进行到底、争取抗战胜利早日到来的信心。

    (注:本文史料来自《温州党史》、《中共乐清党史》、《温州近代史》及鹿城区党史资料。)

    (李方华/文)


    0
     
    上一篇:老生常谈——贺寿
    下一篇:一元钱(微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