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风采
    耕耘园
    一元钱(微小说)
    作者: 编辑:   来源:   日期:2015-07-28 阅读: [ ]

    “妈妈,东西买来了。”
    儿子把找回来的一卷钞票往桌子上一扔,就又埋头到他的《二年级寒假作业》上去。
    我一点钞票,发现多了一元钱,再仔细点一遍,还是一样——店里多找给儿子一元钱了。
    “怎么办呢?”我问儿子。
    “给店里送回去。老师在课堂里教我们要诚实……”
    我高兴地牵着他的小手,向不远处街角的那家杂货店走去。
    “就是那位阿姨。”他指了指那位长辫子姑娘。她正和一位短发姑娘(也是营业员)在闲谈。
    “同志。”我招呼她。
    “你买什么?”
    “不,我不买东西。刚才,这孩子到店里买东西,你把钱找错了……”
    “什么?”她骤然截断了我的话,“钱要当面点清,离柜台后概不负责。”
    “小孩子家接过来没有点,不怪他。这是你多找给他的一元钱。还给你吧。”我把这一元钱递过去。她一愣,随即沉下脸来,冷冷地说:
    “不会。你大约点错了。我不会找错钱的。”
    “你确实是多找了。不信,你把钱查对一下。”
    “这么多钱,怎么个查对法!”她指了一下那只板箱中杂七乱八的钞票,“不会。我绝对不会把钱找错的。好啦,去吧,不要在这儿闲磨牙了。”
    短发姑娘在一旁茫然地看着我们。
    突然,长辫子姑娘凑近我的耳朵:“你还粘在这里不走?同志,何必跟我过不去。既然多找给你了,还啰啰唆唆什么?你硬说是我找多了来还钱,店里便算是我的一次差错事故。这个月的奖金便要按规定扣一元钱。你和我不都白白地少了一元钱吗?”她戒备地瞟了短发姑娘一眼,提高声音说:“我绝不会找错钱的。你再回去仔细清点一下。”
    这时,那短发姑娘却像想起了什么,说:“刚才有一个老大爷站了半天,说有一元钱没找给他。莫非这一元钱就错在这上面?”
    “啊,我想起来了。我记得是有一元钱找给那老大爷的。一定是这孩子把那老大爷的钱也拿走了。”她从我手中接过了一元钱。“这不是我找错,而是这孩子拿错了。”她把这一元钱举起来,在孩子面前一扬,拖长声音说:“小朋友,以后拿钱要当心。别不管是他人的,自己的,乱拿一气。”
    我的背后围上来好几个人,听见姑娘的后半截子话,有一个便跟着说:“眼下,小偷真多。想不到这么一丁点大的孩子就学坏了。”
    “什么事?”后面一个大喉咙的声音问。
    “大约是那个小孩子偷钱,做母亲的把钱送还给店里了。这种家长现在可不多。是要对孩子好好教育一下,不然,发展下去会坐牢呢!”
    “我不是说过,我是不会找错的。”长辫子姑娘得胜似地把辫子一甩,板着脸孔顾自忙去了。
    我牵着儿子的手从人群里往外挤。
    路上,儿子仰起脸问我:“妈妈,下次店里多找给我钱,还要不要送还?”我看见他眼睛里含着委屈的泪水。
    “要送还的。”我说。
    “为什么?他们会不会又说是我乱拿呢?”
    “……”我愕然了。

    (胡兆铮/文)

    此文入选《中外微型小说精品鉴赏辞典》(江苏文艺出版社1994年版),分别由长沙电视台和齐齐哈尔电视台拍成电视短剧,两剧均曾在中央电视台播放。

    (温州都市报20150727/来源)

    0
     
    上一篇:毋忘历史 振兴中华——隆重纪念全民族抗战爆发78周年
    下一篇:文成岩庵:古人留诗频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