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风采
    温大学人
    黄世中|谢灵运山水诗之旅
    作者: 编辑:   来源:离退休工作处   日期:2020-12-30 阅读: [ ]

    谢灵运公元422年出任永嘉郡守,在任期一年多时间里,遍历郡中各县,写下众多山水诗。他是中国山水诗的鼻祖,温州也成了中国山水诗的发源地。目前我省的“大花园建设”有四条诗路,“瓯江山水诗路”是其中之一。

     诗路读诗。黄世中先生原为温州师范学院教授,现已退休。他对谢灵运及中国山水文学颇有研究,主编有《中国山水的艺术精神》、《谢灵运研究丛书》等。他以现代诗的方式,注释谢灵运的部分诗歌,阅读时古今对照,颇有趣味。

      

    1

     

        舟向仙岩寻三皇井仙迹

     

     


     

    《万历温州府志》卷之一:仙岩山,即永嘉大罗山之阳……有三皇井,玉函潭、龙须潭、雷潭、三姑潭、梅雨潭。《仙岩志》:梅雨潭上有三皇井,又有丹井、黄帝池,旧传轩辕黄帝修炼于此。该诗作于南朝宋少帝景平元年(423)初夏。

     

    原诗:

    弭棹向南郭,波波浸远天。

    拂鲦故出没,振鹭更澄鲜。

    遥岚凝鹫岭,近浪异鲸川。

    蹑屐梅潭上,冰雪冷心悬。

    低徊轩辕氏,跨龙何处巅。

    仙踪不可即,活活自鸣泉。

     

    译作:

    停桨赏心,小舟漫进郊南,

    烟水迷茫,天波相接一片,

    白鲦游拂,似故忽沉忽现,

    鹭鹚振翅,空水彻明澄鲜。

    远处凝岚,仿佛灵鹫仙山,

    近处江涛,有异鲸波大川。

    脚踩木屐,行踏梅雨潭边,

    梅雨如雪,冰冷骨寒心悬。

    缅想细思,轩辕于此修炼,

    攀髯乘龙,何处山顶飞仙?

    井边仙迹,于今不可寻觅,

    惟有潭水,流声自鸣潺溅。

     

    2

     

         登江中孤屿

      

     

     

    《嘉靖温州府志》卷之二:“孤屿,在江心”。《万历温州府志》卷之一:“孤屿,在城北江心,两峰对峙,江流贯其中,而趾连亘,故昔人称为孤屿,后渐淤涨。宋绍兴(中),蜀僧清了因篑土垒石,遂连其地建刹。东西峰各有塔,又有谢公亭、文丞相祠、澄鲜阁、浩然楼、卓忠贞祠”。又《太平寰宇记》九十九云:“孤屿在温州南(按:当作“北”)四里,永嘉江中渚,长三百丈,阔七十步,有二峰”。此诗作于南朝宋少帝景平元年(423),谢公时年三十有九。

     

    原诗:

    江南倦历览,江北旷周旋。

    怀新道转迥,寻异景不延。

    乱流趋孤屿,孤屿媚中川。

    云日相辉映,空水共澄鲜。

    表灵物莫赏,蕴真谁为传。

    想象昆山姿,缅邈区中缘。

    始信安期术,得尽养生年。

     

    译作:

    遍历江南兮我心倦怠,

    江湄北兮我久未游览,

    心怀新景兮旅程远绕,

    寻觅奇观兮时光何短!

    江水浩瀚兮截流横渡,

    孤屿耸翠兮独媚中川;

    日光云影兮交相辉映,

    秋水长天兮澄澈明艳。

    山屿灵秀兮无人游观,

    真仙潜隐兮谁为言传?

    想象孤屿兮恍似昆仑。

    远隔人寰兮绝弃尘缘。

    于今方信兮仙人之道,

    隐此孤屿兮可得永年。

     

    3

     

         游南亭

     

     

     

    《万历温州府志》卷之三:南亭,在城南。宋谢灵运诗“时竟夕澄霁,云归日西驰……”《太平寰宇记》卷九九,南亭去州一里。此诗作于南朝宋少帝景平元年(423)夏日。诗人于薄暮漫步南塘,感时序推迁,长日卧病,决心待秋日水涨,乘舟归去。

     

    原诗:

    时竟夕澄霁,云归日西驰。

    密林含余清,远峰隐半规。

    久痗昏垫苦,旅馆眺郊歧。

    泽兰渐被径,芙蓉始发迟。

    未厌青春好,已睹朱明移。

    戚戚感物叹,星星白发垂。

    乐饵情所止,衰疾忽在斯。

    逝将候秋水,息景堰旧崖。

    我志谁与亮?赏心惟良知。

     

    译作:

    时雨初歇,晚天一片澄明,

    彩云消散,日阳望西驰骋;

    亭外林中,雨后蕴含余清,

    落日衔山,半隐半现远峰。

    长日卧病,苦于潮湿昏暗,

    驿亭馆舍,郊南田塍眺望;

    泽边兰草,已渐披覆路径,

    水中芙蕖,亦自莲塘开放。

    春和景明,未曾纵意游赏,

    时光倏忽,炎夏竟在眼前;

    忧忧我心,有感物换星移,

    丝丝白发,垂老已至鬓边。

    声色美食,人生情性所适,

    谁料此中,令人衰迫疾病;

    誓将离去,候待秋日水涨,

    隐遁身影,偃卧故山始宁。

    决然归去,此志与谁叙说?

    知我慰我,惟有知已良朋。

     

    4

     

        白石岩下径行田诗

     

     

     

    《嘉靖温州府志》卷之二:“白石山,在(乐清)县西三十里,下有白石径”。《万历温州府志》卷之一:“白石山,去(乐清)县三十里,唐天宝(中)改名五色山,高千丈,周回二百三十里,纯石无土木……此山石色如玉,亦名玉甑峰”。又云:“登此峰顶者,五更望见日出,如洪炉铸丸。山上有藏真坞、百丈岩、霹雳岩、莲华石、拔萃峰。峰建东塔,洞中有引玉洞,应天洞,山下有白石径、石夫人”。此诗作于南朝宋少帝景平元年(423)夏。

     

    原诗:

    小邑居易贫,灾年民无生。

    知浅惧不周,爱深忧在情。

    旧业横海外,芜秽积颓龄。

    饥馑不可久,甘心务经营。

    千顷带远堤,万里泻长汀。

    洲流涓浍合,连统塍埒幷。

    虽非楚宫化,荒阙亦黎萌。

    虽非郑白渠,每岁望东京。

    天鉴傥不孤,来兹验微诚。

     

    译作:

    居小邑百姓易贫,逢灾年民不聊生。

    拙浅虑唯恐不周,念苍生维系深情。

    江之湄杂草丛生,田荒芜积年未耕。

    民饥馑不可延挨,务尽心为之经营。

    远水绕良田千顷,陡门涌万里长汀;

    村落中河渠交错,乡里外田塍纵横。

    我虽昧古贤教化,心自存荒野百姓;

    虽不若郑国白渠,冀收成可比秦京。

    上天倘不负所望,来年可验证我心。

     

    5

     

        游赤石进帆海


     

     

     

    谢灵运《游名山志》云:“永宁、安固二县间,东南便是赤石,又枕海”。按:永宁,永嘉郡治,即今温州;安固,今瑞安。帆海,古永嘉南、瑞安北一大沼泽地,约当今梧埏、三垟、永强之水网地带。《光绪永嘉县志》二:“帆游山,在城南三十里,吹台(山)之支,南接瑞安界,东接大罗山。地昔为海,多舟楫往来之处,山以此名。谢灵运《游赤石进帆海》即此”。此诗作于南朝宋少帝景平元年(423)初夏。

     

    原诗:

    首夏犹清和,芳草亦未歇。

    水宿淹晨暮,阴霞屡兴没。

    周览倦瀛壖,况乃陵穷发。

    川后时安流,天吴静不发。

    扬帆采石华,挂席拾海月。

    溟涨无端倪,虚舟有超越。

    仲连轻齐组,子牟眷魏阙。

    矜名道不足,适己物可忽。

    请附任公言,终然谢天伐。

     

    译作:

    虽说初夏,却仍然清新温和,

    萋萋春草,依旧是绿茵湛湛,

    淹留舟中,自清晨至于日暮,

    阴雨晴霞,频仍而交替变幻。

    遍游滨海,我心似已然倦怠,

    况又漂越,至彼东灜之极边。

    司波之神,使河水稳顺潺流,

    水伯天吴,叫海浪停息呼喊。

    小舟扬帆,采摘石华之海草,

    迎风挂席,捡拾海月之白蚶。

    东溟涨海,远望之无边无际,

    轻舟疾速,浪峰上如飞如箭。

    齐鲁仲连,逃海上拒受封爵,

    魏公子牟,却贪恋厚禄高官。

    顾惜功名,难皈依自然之道,

    任情适性,身外物自应舍捐。

    直木先伐,功成者堕非妄言,

    终命自然,当避杀身之祸端。

     

    6

     

        过白岸亭

     

     

    宋本太平寰宇记·卷九十九·温州

     

     

    《太平寰宇记》卷九十九:“白岸亭在楠溪西南……因岸沙白为名,谢公游之”。谢公《归途赋》云:“发青田之枉渚,逗白岸之空亭”,即此白岸亭。亭以蓬草为盖,故诗中称为“蓬屋”。

     

    原诗:

    拂衣遵沙垣,缓步入蓬屋。

    近涧涓密石,远山映疏木。

    空翠难强名,渔钓易为曲。

    援萝聆青崖,春心自相属。

    交交止栩黄,呦呦食苹鹿。

    伤彼人百哀,嘉尔承筐乐。

    荣悴迭去来,穷通成休戚。

    未若长疏散,万事恒抱朴。

     

    译作:

    临发整装,沿着沙提前行,

    缓步走入,楠江蓬屋岸亭;

    近处溪涧,涓涓漫流溢过,

    远处山峰,疏木参天掩映。

    山色青翠,空濛难以名状,

    垂钓楠溪,可以全身远害;

    攀萝而上,聆听青峰远籁,

    目极伤春,递相接属而来。

    黄鸟悲歌,哀惨死之直臣,

    呦呦鹿鸣,庆优宠之佞人;

    百姓哀哭,难活忠良贤者,

    权奸当道,寻欢作乐承恩。

    富贵贫贱,常是轮回更替,

    仕途通塞,令人忽忧忽喜。

    不如归去,长日疏狂散淡,

    万事随缘,返朴归真寡欲。

     

     来源:“温州文史馆”微信公众号

     相关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g2kozh6zBF9PfpJKC3hCfQ


     
    上一篇:张小燕:瓯江边儿上那道最靓的“警”色——第一个中国人民警察节之际写给温州的“警察蜀黍”
    下一篇:马贝加:汉语介词语义演变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