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风采
    耕耘园
    秋色多因树, 寒声半是溪————元代文物书画鉴定家薛汉
    作者: 编辑:   来源:温州日报   日期:2016-06-29 阅读: [ ]

    薛汉(约1272-1324),字宗海,号象峰,永嘉(今鹿城区)人。幼力学,有令誉。初仕青田县教谕,迁诸暨州学正。知音律,因董务杭州北郊乐,得大臣荐,延祐五年(1318)入京待铨,辟功德使史,授休宁县主簿。国子监祭酒邓文原荐留,遂不赴。泰定元年(1324)二月,选任国子学助教。四月,随泰定帝赴教上都。八月还,九月病逝京寓。

    薛汉与当日名流虞集、柳贯、杨载、范梈、杜本、马祖常、孛鲁羽翀、邓文原等友善,仁宗、英宗间唱和于馆阁。其卒,虞集、柳贯“哭之甚哀”,邓文原作《挽薛助教》二首,孛鲁羽翀为志墓铭。清《雍正浙江通志》入《文苑传》。
    薛汉博学多识,为当时古器物书画鉴定专家。生平精究古今制度名物创作变易,年考月究,无或有爽。赵孟頫号为鸿识,得古遗器书画,必俟薛汉辨之乃定。擅书法,“雅善正书”(柳贯语),陶宗仪《书史会要》谓“楷书宗欧阳率更”,明丰坊《书诀》列为名家。

    他著有《薛象峰诗集》,孛鲁羽翀《墓志》称:“君诗律书楷,严縝有法,而慎慤不矜,非雅文莫克知也。”他的诗作,广为元明清诸选本选录,元孙存吾《皇元风雅后集》录15首,蒋易《元风雅》录34首,明朱存理《元音》录14首,宋绪《元诗体要》录7首,曹学佺《石仓历代诗选》录7首,潘是仁《宋元四十三名家集》录16首,清陈焯《宋元诗会》录13首,《御选元诗》录24首。其中顾嗣立《元诗选二集》录最多,计46首。于此可见,他在元代是一位有影响的诗人。

    五古《和郑应奉杂诗六首》,是其咏怀之作:“淳风散已久,青黄陋洼樽。婉娈争媚好,役智空自昏。岂知葛天民,无言道弥敦。我有白云操,泠泠寄桐孙。调古识者寡,幽探万化源。”(之三)“志士方盛时,危冠怒冲发。猛心石为开,壮气山可拔。安知横江鲸,中路蝼蚁狎。所以巢居子,商歌竟不辍。歌竟寂无言,坐听天籁发。”(之五)

    感遇人生,百感交集。表达猛心壮志,“在在民物”;慨叹生“不及辰”,古调冷落,知音谁在?鄙夷世俗媚态,不堕“素心”。聊以结期汗漫,“坐听天籁”自慰。作者说:“一瓢安菽水,吾计亦良厚。”实为不得志的感愤之语。

    五律佳者,抒怀如《寄余希声》:“寄语中林友,相思又几朝。书虽为路阻,梦不怕山遥。风定落花漫,雨深青草骄。人情谅难必,不似往来潮。”写景如《湖上》:“一舸泛霜晴,湖波寒更清。平堤连野色,远市合春声。尘土浪终日,山林负半生。回头斜照外,烟渚白鸥轻。”皆清纯有致,出乎自然。馀如《和袁德平》“木落秋容瘦,云昏雨意深。”《枉渚》“秋色多因树,寒声半是溪。”《和伯雍夜坐》“浮生知易老,久客欲归难。”亦皆可诵之隽句。

    诸体中薛汉最擅长七律,多见佳品。《睡起》云:“卷帘春色上苔衣,新水相看近竹扉。风动树枝鸣宿鸟,云收山崦放晴晖。举杯竹叶扫愁去,欹枕杨花约梦飞。肠断碧苔溪上路,暖风晴日钓鱼矶。”

    “欹枕杨花约梦飞”,词意并佳,诗话家举为警句。陶元藻《全浙诗话》引王普《诗衡》:“宗海效义山《无题》诗,有‘沧海有山皆缥缈,青云无路不迢遥’,人多赏之。余窃谓不如其《睡起》云‘欹枕杨花约梦飞’更妙也。”

    《和马伯庸御史效义山无题四首》,为效李商隐(义山)《无题》之作,颇为论者称赏:“良人执戟侍明光,谁与金炉共夕香?妆镜晓寒凝蝶粉,舞衣春暖卸莺黄。渡江桃叶应怜我,照水荷花似见郎。叹息蹇修无复理,空思掺手为缝裳。”(之二)“乘槎准拟逐秋潮,却访成都万里桥。沧海有山皆缥缈,青云无路不迢遥。闲居潘岳惊斑鬓,归去陶潜懒折腰。后夜相期明月上,露台高处弄笙箫。”(之三)明光,宫殿名。桃叶渡江:晋王献之才调风流,曾在秦淮渡口作诗迎送爱妾桃叶。荷花似郎:张昌宗排行第六,以姿貌得武则天宠倖,杨再思谀称“六郎面似莲花”。蹇修,古贤者。《楚辞•离骚》:“解佩纕以结言兮,吾令蹇修以为理。”后指媒妁。理,媒人。乘槎:晋张华《博物志》载,有人自海渚乘浮槎而去,至天河,见织女、牵牛。潘岳斑鬓:晋潘岳年三十九,鬓发斑白。

    前首咏闺女之恋情。良人不见,索居岑寂,徒怀相思,无由导达。作者托词讽怀,暗示一种不得意的怅感。通首藻饰雅丽,韵致缠绵,能得义山神髓,清范大士《历代诗发》评:“入《义山集》中,不能复辨。”后首借仙游仙境而抒老大隱归之怀。“沧海有山”联,句调效商隐《碧城三首》之一“阆苑有书多附鹤,女床无树不栖鸾”,而能自出新意,遥有寓托,为人称赏。

    薛汉的应酬诗也做得不错,《寿承旨张畴斋》云:“锺王书法得精微,每日毫光不厌挥。相业曲江《金鉴录》,幽怀西塞绿蓑衣。蟠桃开日三千岁,古柏参天四十围。应与赤松相伴约,他年名遂早知几。”颔联用二张姓典,工切。唐开元贤相张九龄,曲江(今广东韶关)人。于千秋节(皇帝诞辰)“上‘事鉴’十章,号《千秋金鉴录》,以伸讽喻。”后指讽喻文章。西塞蓑衣,用唐张志和《渔歌子》词意。元祝诚《莲塘诗话》评:“余近观元人寿诗,却多佳者,今录数首于右,以备采览云……薛汉《寿承旨张畴斋》诗云(本篇略)。此用张氏故事,又是一体。”

    (陈增杰/文 温州日报20160217/来源)

    0
     
    上一篇:中华道德伦理漫谈(读书札记)
    下一篇:掉臂游行,得大自在————我与钱锺书杨绛的通信